首頁 > 海釣之家 > 海釣技巧 > 磯釣技巧 > 正文

磯釣最主要的就是這幾個動作的連貫配合,我先從入門講起

悅釣釣魚視頻   釣魚人   2020-04-01 17:23:55

磯釣初體驗

剛開始學釣魚時,我就問過身邊的老釣魚人,啥時候能帶我去海岸邊玩兒那種站在礁石上,拎著一把帶輪子的竿子在風浪中探釣大海的釣法?那種釣法一看就帶勁。

前輩們說:那叫海岸浮游磯釣,咱錦州能那樣玩的地方很少,即便能玩,魚也不大,還就那么一陣子。

聽他們這么說,我就一直沒有步入這個領域,但心里卻記住了"磯釣"這個詞并向往之。

浮游磯釣是很悠閑的一種釣法

由于近幾年禁捕期對漁船出海捕撈的嚴格管理,海魚的生存空間得到改善,錦州周邊的渤海灣一帶就出現了應季性的魚種,在七月末八月初的時候,小燕魚、小鱸魚就出現了。

燕魚,遼西沿海地區通常稱之為燕魚羔子,遼南一帶習慣叫它燕鲅,在海灣里只能長到半斤八兩,之后就游回深海了,游回深海再大了以后就叫馬鮫魚了。

那個時候再想釣,就得坐船去釣了,岸邊磯釣只能逗上幾條留戀海岸而沒來得及撤走的半大不大的燕魚。

磯釣的又一好處就是不用輜重累累

鱸魚,幼魚期被稱作鱸拃子,也許是因為其大小不過"一拃"長短而得名,大了就叫大鱸子或七星鱸魚了。

兇猛的燕魚釣著過癮,上鉤后撲楞半天不肯就范,通體銀色閃著亮光,光彩奪目。

它肉質緊實,常見做法是略腌制,再煎制,還有一種做法堪稱遼西名菜——燕魚燉粉條。

和燕魚相比,鱸魚要文靜許多,上岸后的小鱸子有時還會柔柔地瞅著你。 燕魚大了回深海后,海鮒就該閃亮登場了。

哥幾個周末相約到海邊

海鮒魚,也叫海鯽魚,過斤以后就是所謂的"鯛"了。

至于梭魚,它們從小到大都混跡于這幾個魚種之中。

這幾種渤海灣岸邊能見著的魚種都是半水層魚,釣它們用帶阿波的浮游磯釣的組合方式最合適。、

隨意的一片海水就能玩耍半天

說起海邊磯釣,就必須提一下我的這個釣魚圈子里的"鐵療三少"岳哥。

岳哥在興城海邊長大,自小喜歡垂釣,對興城海邊、島嶼上的釣點相當熟悉,能準確掌握漲潮落潮、風向風速等信息,我們圈內都稱他為"十六級海釣大師"。

我第一次正式玩海岸磯釣是隨錦州一行釣友跟著岳哥去興城覺華島,我帶了淡水磯釣竿、護臀墊、防滑鞋,腰上掛了條隨時方便擦手的毛巾,很專業的樣子。

岳哥邊釣邊示范著

等船的工夫,岳哥掏出小件盒,細致地給大家拴線組,這讓第一次見識阿波釣組的我們眼花繚亂,就記得了線組由上到下依次是棉線結、半圓擋珠、阿波、防撞豆、卡拉棒、8字環、子線、鉤。鉤子是窄腹長把曲柄海釣鉤,主線是半浮水海釣線

我專門問了卡拉棒的作用,它不只起定位作用,還能在拉拽線組時平衡拉力,一旦斷線,可保護阿波不致丟失。

近半斤重的鱸魚,這在8月里已經不算小了

速降水中相當于淡水釣的鉛墜,特別之處在于速降水中有固定的克數,也有釣友用帶固定克數的轉環鉛的。

我總是記不住阿波和水中的配比,最后只好把它們的配比記在了手機記事本里:"1號的阿波配0.8的速降水中,0.8的阿波配0.5的水中,5B的阿波得配3B的水中……"

這樣配重再加上8字環、子線以及雙鉤魚餌的重量,剛好平衡了阿波的浮力。

開釣后,就見岳哥斜靠在大礁石上,竿梢一抖,順手一拎,就上來一條魚。"白光一閃,又來一尾!"

他一邊提魚一邊得意地喊著。

7月中旬的小燕魚

我和"驚濤拍岸"挨著岳哥釣,阿波也有銷魂的"箭沉"動作,可提竿就是沒魚。

我倆琢磨著:是不是咱倆這釣點鬧小魚啊? 岳哥得意地幾番"白光閃現"后,才告訴我們幾個新手問題出在哪。

原來,在風浪大的時候釣海魚,長子線上需加個咬鉛,這樣子線才能穩定下沉;此外,磯釣要做到牽、誘、逗、拽、拉、提,一氣呵成。

磯釣時線組到底,就會有楞巴魚來搶餌

所謂"牽",就是主線一直保持著牽動鉤墜的感覺;"誘",是指不時抖動竿梢,或搖搖漁輪,或緊緊魚線,讓水下的魚餌呈現動態;"逗",就是見阿波有動作不要著急提竿,要利用竿尖逗它一下,再有動作時才提竿,即釣第二口;"拽",就是標相出現后提竿一拽;"拉",就是"拽"之后線組似松沒松時的再一拉;所謂"提",當然就是提竿嘍!

這幾個動作要一氣呵成。

經過這番現場指點,我們也"白光一閃"上魚了!

我和岳哥中午休息期間在船上小酌

虛心學習,磯釣進階

自打在覺華島體驗了磯釣后,圈里的各位釣友幾乎都置辦了專門釣海邊魚的調性偏軟的輕型磯釣竿紡車輪,我們稱之為"新磯槍"!

之后,我們總會在周末拎著"新磯槍"、背著海釣箱出沒于錦州、興城的渤海灣一帶。

新手是要學習的,老師就是岳哥。學習的場所和途徑很多,有時在微信群里,有時在水邊,有時在酒桌,總之是隨時隨地不懂就問。

釣友在抄餌魚

岳哥說,每到一個釣場,首先要測釣點的水深——找到理想的釣點,以該釣點為中心,分別在其前后左右各二米左右處找五個點,拋竿測水深,求平均值,然后逐層找魚,有咬口時就在該水層施釣。

關于潮汐,一般來說是釣三分漲七分落時效果最好。

他還說,自然水域中的各種魚類都會遵循自然規律,永遠都是逆流而上的。

所以,釣者就要讓釣組呈現"隨波逐流"的自然狀態,才能吸引海魚前來覓食;施打窩料時,最好在釣點前后左右各打一勺,以了解水的流速、流向,也可以在腳下打幾勺餌料,看看是否有"反波潮"將餌料帶入釣點。

我抄到的第一尾葫蘆片

我問岳哥:"岳哥,今天我出釣算是很用心了,深、淺、遠、近,清水處、渾水處、清水渾水交界處,都釣了個遍,子線彎曲了馬上換,鉤子鈍了也要換,學到的磯釣釣技基本全都用上了,可還是沒釣幾條,咋回事呢?"

岳哥說:"釣淡水常說'貓一天狗一天',但誰都弄不明白到底是'貓天'好還是'狗天'好,海釣卻是很容易弄明白的。海釣講究潮汐、流向、風速、風向。潮汐有大潮、中潮、小潮,潮大并且風向不發生突然改變時,海里的魚一般會比較活躍。相反地,風大浪渾的時候魚往往不愛靠邊,活性相對稍差。"

于是,我特意查看了不愛上魚那天的潮汐表,四個字赫然眼前:小潮死訊。

我想到那天海水確實特別渾。

專小葫蘆片釣燕魚

我問岳哥:"看阿波,不見得非得等那個銷魂的箭沉吧?有的時候阿波哆嗦著有咬口,我覺得很有必要提竿逗扯一下。"

岳哥夸贊說:兄弟悟進去了。阿波隨波逐流的自然狀態一旦突然改變——無論突然停頓還是突然變向,咱們都得馬上做出反應。 在邊釣邊學的過程中,我又知道了一個叫"潮受"的小物件,它位于阿波下面,用于增加釣組阻力,減緩子線下降的速度,使釣組與子線自然漂擺,適用于釣側風水流的深水區。

我問岳哥:"我釣的時候都是讓線繃緊,有拽著竿梢的感覺,但我發現有些釣友會讓主線松松地在水上漂著,到底哪個對?"

岳哥說:"風線的松緊程度和竿尖的抖動頻率都會直接影響魚的覓餌活性,所以線組要做到收放自如,既要保持線組的自然漂浮性,又要確保能夠隨時提竿刺魚。"

我喜獲雙飛,這得留個影

被我們戲稱為比岳哥高了兩級的"十八級海釣大師"阿偉說:"磯釣竿絕對不能隨便放在地上或巖石上,它只要碰到硬東西,就會有小的擦傷,在魚竿掛鉤或吃力彎弓的時候,這種不起眼的小擦傷就可能釀成斷竿的嚴重后果。"

這都是值得注意的經驗和細節。很多釣友在摘鉤或掛餌時隨意地把釣竿原地一戳或一放,這種做法是不對的。

竿子一定要置于較軟較平滑的地方;用自己的手臂抱著竿子時,竿梢一定要指向無人、無石砬子的位置。

浪涌中看阿波,更顯磯釣本色

通過我個人的虛心學習、用心領悟,加上大師的悉心指導,一段時間后,我基本能夠獨立操作了,一得空就往海邊跑。

我在獨立操作的過程中得出的一個重要心得,就是子線打卷要果斷更換,鉤子輕微掛底后會變鈍,也要果斷更換。

別忽視這些細節,你糊弄魚,魚也會糊弄你。

磯釣要學的另一個重點是找魚

一次我單獨出釣,試遍了常去的幾個釣點,均無口,正準備撤退時,釣友"球球"的電話來了,放下電話不久,球球拍馬趕到。

他在來的路上打撈了一些小葫蘆片子,下車就一擺手,招呼我去背靠閘門的一個釣位,那里的水面打著漩渦。

防波堤上的工字石就像修好的釣位一樣舒適

球球組裝好磯釣竿,掛好魚餌,直接把鉤餌扔到漩渦邊上的緩流處。

不一會兒,阿波一個下沉,中了一尾小鱸魚。 沒想到偌大的海面之下,這魚竟然藏在如此不起眼兒的隱秘之處,我也趕緊下竿,釣得不亦樂乎。 見魚口慢了,球球招呼我換地方。

我舍不得離開,說想再玩一會兒。

能找到個好釣場可不是個容易的事兒

球球打包票說:你只管跟我走就行了。

于是,我隨他來到一個反流出水口,仍然是他下去試釣,我在旁邊等著。

結果他很快"白光一閃",上燕魚了。

當天的大南風把大水面刮得特別渾,而從這個出水口流出的水浪是清澈的,結果就是這細水清流引來了喜歡干凈的小燕魚。

球球邊釣邊說:等這個水流變直了,再延伸一點,燕魚才愛咬呢!

這個漩渦邊上是存魚的好位置

果不其然,隨著這股清澈的反流逐漸伸直,小燕魚越聚越多,我倆一直釣到平潮,魚才停口

這時大水面的渾水也逐漸吞噬了這道清流。

我一直喜歡和球球一起出釣,他能通過觀察水流和浪潮的漩渦判斷魚在哪兒逗留,我追求的則是個玩兒大水面,結果忽略了很多存魚的小潮溝、小角落。

三人行,必有我師。此話真理。

漸入佳境

一次,岳哥帶我們去興城南港垂釣,一行人浩浩蕩蕩、興致勃勃、有說有笑地在碼頭防波堤一字排開,不一會兒就紛紛上魚了。

集體出釣最大的好處只要有人率先上魚,魚層的深淺便公之于眾,常常聽到大家幾乎異口同聲地問上魚者:釣多深啊?然后紛紛上推、下拉棉線結,調整釣棚

午飯后,我特意挨著蒙哥釣。

我說:"我挨著你是為了學習,你可別誤會我是來'扎針'的!"

說跟蒙哥學,是因為上午他釣得最好。

岳哥的雙尾燕魚

我把阿波打在他的阿波附近,我的阿波在水面上露得多,他的露得少,兩個阿波的色彩都一樣,我來回盯著這兩個阿波,看完我的再看他的,就像魚咬鉤了有口一樣,挺好玩兒!

我說:"這是中午在船上喝的四瓶啤酒在起作用?還是我達到了釣魚的最高境界——心中有魚呢?"

蒙哥嘿嘿笑著說:"不說你啥境界,就問你不看你自己的阿波老盯著我的干啥?"

我說:"我這不是在學你咋看口嘛!"

結果蒙哥的阿波調得靈,當天的魚口輕,阿波稍微一沉,竿梢再一逗扯就"白光一閃"了。

有的時候,螃蟹也咬鉤

這天的防波堤可謂蒙哥的表演主場。后來聽說,蒙哥的釣點是個深水區的回水灣,天然留魚。

垂釣燕魚,抄小魚最重要。

這小精靈也奇怪,竟然不喜歡廣普的海釣魚餌沙蠶,而是愛追逐閃著亮光游動著的小魚,這種小魚被稱作海中的葫蘆片子,它們喜歡成群結隊在離岸邊不遠的清水里游弋,因此用跟這種小魚狀態很像的亮片擬餌逗扯燕魚也很有效果。

另外,在用這種小葫蘆片子釣燕魚時,鱸魚也會不時叼上一口。

為了得到這種小餌魚,我準備了特別結實的密眼抄網,海邊釣手們大多用旋網,也有用搬網的,各有各的優勢。

有的地方旋網下不去,有的地方抄網夠不著,這時各種小網就各顯其能了。

打上來的小魚要及時放入帶冰的餌箱或者帶打氧泵的水箱,不然魚變蔫了、掉鱗了、失去本身特有的亮光了,垂釣效果將大打折扣。

相比燕魚的挑剔,鱸魚和海鮒就不那么挑食了,各個漁具店都在應季銷售的沙蠶就是它們的最愛。

釣海鮒和釣梭魚時要打窩,這樣效果才好,為此岳哥還給我們畫了一張浮游磯釣的打窩圖。

岳哥畫的打窩示意圖

硬背竿子一定會斷竿,要是往前送,帶魚出來,竿子也會斷。

干脆,我憑借竿子自身的腰力硬挺著!

這時,身旁的"驚濤"兄弟放下他手里的釣竿,小心翼翼地順著工字石往下探,踩住兩個穩妥的位置幫我提線拎魚,結果一瞬間的工夫,這條目測2斤以上的大梭魚帶著我的4號窄腹曲柄鉤揚長而去,只剩2號碳素子線軟塌塌地飄在半空中。

如果當天我將抄網隨身攜帶,如果我用的是"重磯槍",如果我的子線再大1號,如果我沒等這條魚反應過來就強行飛魚,如果…… 可是,人生并沒有那么多的如果。

重新綁制線組后,劉哥上魚了

第二天是周日,下雨。

我本想在雨天歇息一天,睡個回籠覺,阿偉的呼叫來了:走啊,走啊,釣魚去啊! 正在海邊過周末的劉哥也一致誘惑:這邊沒下雨、這邊沒下雨! 渤海大道路好走,海邊沒下雨,又有好釣場,干嗎不去呢?我起身翻出昨天剩的沙蠶,下樓就一溜煙兒趕去海邊和他們幾位會合。

到海邊發現風大浪大還下起了的小雨,我在鉤上掛小葫蘆片執著地守釣燕魚,有兩條還算給面子,咬了我的鉤,入了我的箱,還有兩只螃蟹也來湊熱鬧上了鉤。 阿偉、"廚師"綁小鉤釣著小海鮒。

漂亮的小鱸魚

劉哥始終沒口,他發現自己的線組出現了問題,自言自語喊道:"咋回事呢?"阿偉離得近,聽見后過去鼓搗一番。

一會兒的工夫,重新將鉤餌拋入海中的劉哥喊道:"上魚啦!上魚啦!雙尾!"大家扭頭一看,果然雙尾,一條小鱸子和一條小海鮒。

這下,回來的酒桌上大家有了話題—— 劉哥舉杯敬蒙哥說:謝謝你昨天給我綁的阿波! 蒙哥當天并未跟我們去海邊,不明就里地說:客氣啥?應該的。

釣魚時抄網抄到的大海蜇,拌吃下酒美味

劉哥繼續含蓄地問:我為啥沒上魚啊? 蒙哥說:估計還是魚少唄!

劉哥說:那,為啥阿偉給我重新綁完后立馬就上魚了呢?

話音一落,大家哄堂大笑。 原來,阿偉發現了頭一天蒙哥綁的線組用的主線不是海釣必須用的浮水線,而是淡水釣常用的尼龍線,加上和阿波有著嚴格配比的"水中"又偏小,于是鉤墜下水后阿波磕磕絆絆地迅速上升到棉線結處,以至于釣棚不夠了。

佐餐下酒的干炸小海魚

阿偉幫他重新綁了一套線組后,鉤餌入水后就能順利到位了,自然也就上魚了!

每年的九月末左右是黃金磯釣季,那時的魚更大,全套磯釣裝備都要換成大兩號的。那個時候的磯釣體驗將更刺激、更過癮。

美味干煎小燕魚

海岸上的浮游磯釣,追求的是直面波瀾壯闊的大海,品味拍岸驚濤的刺激,享受著阿波在涌浪中"箭沉"的美妙,還有磯釣竿彎彎顫顫的手感! 我釣魚,故我快樂!

能在海邊玩這種充滿神奇魅力的浮游磯釣,我更快樂!

按自己喜歡的方式,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快樂,就這么簡單!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