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路亞之家 > 路亞入門 > 正文

船釣紅水河、談水底結構、窗口期對翹嘴的影響和實戰策略

釣魚人烏蘭   釣魚人   2020-03-30 17:48:02

在貴州有這樣一片水域,這里魚種豐富,水域面積大,每年都有全國各地的釣友不辭勞頓的到這里垂釣,這就是堪稱釣魚天堂的——紅水河。談起紅水河的魚種資源,雖然非常豐富,不過近些年也深受外來物種的困擾,大量的羅非魚迅速繁殖,擠占了本土魚種的資源。不過對于釣魚人來說還有一個不錯的選擇,那就是翹嘴。本文就從描述一些親身體驗的角度,主要圍繞采用路亞的方式,針對紅水河的特殊魚情和大家做一個分享,那么先來看本文的幾個重點:

1、紅水河釣點簡介

2、拋棄常規標點,專攻地籠,并關注上魚窗口期

3、關于路亞翹嘴的一些認識

紅水河位于貴州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間。水源頭來自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區馬雄山的南盤江,南流至開遠折而東,至望謨縣與北面來的北盤江相會,因流經紅色砂貝巖層,水色紅褐而得名。紅水河在貴州河段的主要支流有北盤江、桑郎河、濛江及其二級支流格凸河、壩王河,曹渡河及其二級支流六硐河,流域面積均在1000平方公里以上,以濛江為最大。

在大概了解了紅水河的簡介后,將話題轉回到釣魚上,紅水河的地貌復雜,水位較高,因此在紅水河釣魚可以有多種選擇,無論是臺釣、筏釣都可以有不錯的收獲,但從翹嘴的角度來說,路亞是最佳的一種釣法。大多數路亞釣友,包括本地釣友在紅水河垂釣時,首先會把標點定在岸邊的結構上,這本身沒有問題,但很多不熟悉紅水河的釣友,往往錯過一些很重要的標點,我們下面逐一來分析。

魚情變化時拋棄傳統標點,結合窗口期專攻地籠結構

去年的一次釣魚經歷讓我很深刻的體驗到了關于結構的問題,從羊里出發,沿途走走停停一直到達雙江口地區,整整一天時間,給人的體會就是魚口非常差。

原因分析:昨日剛下過暴雨,降溫幅度比較大,再配合水位不斷的上漲,我以前的文章中提到過,劇烈的漲落水會造成魚類的應激反應,在這里得到了驗證,魚口很差,而且開口的窗口期特別短。全天只在清晨7點左右,釣獲90厘米左右翹嘴一條,剩下時間除了偶爾的奶翹和小羅非以外,幾乎一口沒有。期間釣了幾個以前出魚特別好的岸邊結構,一樣不見魚訊。和中途偶遇的釣友交流,也是收獲極少,上魚的時間同樣集中在天剛亮的早窗口期。

應對策略:綜合分析了第一天的魚情后,第二天我們決定采取守株待兔的方法,具體操作是找到兩個離得比較近,且容易藏魚的結構,有淺灘,小范圍內有多個地籠。在天不亮之前到達預定釣點,堅守早窗口,耐下性子,死守!死守!采用這個策略主要的目的是魚情差,大翹嘴開口時間短,為了避免大翹嘴短暫開口后,我們卻在開船的情況。最終達到了目的,在10點左右就完成了三條80厘米以上的翹嘴,很好的驗證了之前的判斷,留下一條40公分左右的翹嘴,其它的全部放流,回釣棚清蒸來犒勞自己。

通過儀器探測出來的梯田結構

心得體會:開船的朋友是我從北京時期就結識了,從最初的釣友慢慢變成了好朋友,幾年前他從北京回貴州創業,我則是從北京去了武漢,但時常還在聯系,他對紅水河的了解是非常深的,路亞并不是我的強項,所以這次也是結合他的經驗采取的對策,歸納為一句話:沒有比當地人更了解魚情的人了,這點適合任何水域。

關于路亞翹嘴的一些認識

因為我已經接近6、7年沒有玩過淡水路亞了,所以對路亞的一些看法還停留在比較老的認識上,在為期一天半的路亞過程中,我和朋友討論了路亞的手法問題,發現了自己控餌方面的一些缺陷,對于路亞來說我這些年都是側重根釣,幾乎全部是德州釣組結合軟蟲跳底的手法,而對米諾、VIB、亮片等的手法有比較大的不足,對水層的把控更是模糊,這次貴州行讓我重新有了體會,這點比什么都重要。

而這次對船釣有了更明顯的認識,以前只是使用過橡皮艇小范圍的搜索標點,這次真正體驗到了路亞艇大面積迂回的好處,以前可望不可及的標點可輕松到達,不過成本也真是不低,朋友這條路亞艇還是買的二手船,他買的比較早,花了12萬到手,自己又額外增加點設備,總共花了14萬,這種投入可是不低的,不過效率和岸釣比完全不是一個量級,老話怎么說來著,沒有花錢的不是啊。

而更深刻的體會是大體型翹嘴和中小體型翹嘴咬口的不同,我在武漢更多針對的是30-40厘米的翹嘴,無論是路亞還是臺釣,手法技巧和大體型翹嘴完全不同,大翹嘴反而要更謹慎一些,想象中的瘋狂咬口根本不存在,感覺大翹嘴會反復評估危險性,而不像中小型翹嘴那樣的“虎頭虎腦”,正是這點我才發現自己對控餌手法的欠缺,這點就是給釣友們的一個建議吧。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