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漁獲戰報 > 釣魚日記 > 正文

曬曬太陽釣釣魚,稀里糊涂又一天

原創 遠方_7206d1   釣魚人   2020-03-25 10:45:20

時間:2020年03月22日 10:13

天氣:溫度較高

釣場:城東水渠()

餌料:不空軍

魚種:

通知昨天下來了,二十三號正式開工。今天二十二日,早晨起來看看天,分外晴朗。看看天氣預報,氣溫0—21度。沒看氣壓,釣魚綜合指數為六十三。三星。老婆念叨油炸白條不難吃,但是今天我卻想換個地方試試。準備出發吧。

過道里里很亂,空間也很逼仄。掉頭轉彎很不方便。

魚餌是在家里和好的,一味不空軍餌料,沒搭配其他餌料。有釣友告訴我就這一種就行,我就準備了這一種。和的時候我加了大概百分之五的拉絲粉。和好后,等了一會兒,弄不到一起去,非常的散。于是鋪散開,又加了百分之十的拉絲粉。還是散。索性把一瓶拉絲粉全帶上了。先買吃的,三個山東燒餅,白糖餡的。另外,有哪個好朋友知道不空軍餌料的開法告訴俺行不行?餌料和拉絲粉的配比怎樣才算完美?

就這么個小門臉,許多年來屹立不倒。佩服佩服

這次是沿著滹沱河大堤往南走,大約七八里地的樣子,下坡,來到渠邊。

這就是釣位所在了。

風平浪靜,水波不興。也看不到一個釣魚人。不過前些日子我來看過,當時此處有小魚炸水,有小魚游來游去蕩起波紋。所以今天才興起心來到這里試一試。話不多說,下竿就是了

水里垃圾不少,多半是農藥袋子,附近的老百姓種大棚使用的化肥農藥非常多,因此各種塑料袋子塑料瓶子非常的不少。旁邊還有一些腐爛的蔬菜,和一些雜亂不堪的樹枝。下竿、試水,不足半米深。本來我釣的就是下風口的渠首。而且我也想釣淺。正好吧。

第一條小鯽魚出水了

打窩子,這是每次釣魚必做的工作,目的是多多的吸引魚兒過來。十點十分到的釣點,十一點半上了一條小鯽魚。拍照留念,撒手又把它放回去了。它太小了。接下去依舊是等待。在等待的過程中,來了不止一波釣友

上圖是后來的釣友,在我北邊的渠里,我過去看了看,水深三米多。也是沒口,就怏怏的回到了自己的釣位。依舊釣淺。自古常言說得好“沒有不開張的油鹽店”,不久,馬口開始吃食了。

一連上了幾條,一切又歸于沉寂。看看時間一點多了,吃飯。還是老一套吃喝。一大杯茶水,三個糖餅。有錢難買自個喜歡,呵呵

飯罷,又是無休止的等待。忽然不遠處有炸水的聲音,原來是打黑的釣友弄上來一條黑魚。因為離得近,我跑過去,拍了幾張照片過癮一下。

車后撅著屁股的散打黑的釣友,他在后備箱里找水桶,準備到河里灌水,放魚。另外一個釣友給提著魚,我拍了兩張。然后回到釣位,繼續等待。

一個下午,也沒有連桿的時候。仿佛找不到感覺似的。隔三差五的蹦跶幾個,讓人覺得不爽快。四點鐘,我看到釣友有幾個收桿了。我也起身收拾釣具。準備回了。看看魚護里不多的幾條魚,一兜底,它們都去找媽媽了。

回去的路上很郁悶,有點后悔不聽朋友的話,應該到滹沱河河底的大水坑里釣魚,因為明顯那里的魚開口早,愛吃食。轉而一想,不到這里來又怎么親身感受這里魚兒的不開口呢?一失一得,也未必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華北平原的柳樹已經發芽了。道路兩旁的樹木有的也開滿了鮮花,只是不知道它們的名字,也沒人可問,也懶得問了。

這里有守街口的。不讓生人進去。

溫暖的地方桃花開了,一年一度春風至,千樹萬樹桃花開。我取其中的一枝為大家作詩一首,聊以自慰吧。先上桃花

七絕·桃花吟

癡向粉紅思絳娘,

云裳花影共芬芳。

忽聞柳陌鵑聲肅,

啼破枝頭一脈香。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