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漁獲戰報 > 釣魚日記 > 正文

周末坐釣第21貼,誤闖養殖塘釣魚

原創 麻雀愛上魚   釣魚人   2020-03-25 10:41:04

時間:2020年03月21日 15:03

天氣:悶熱下雨前

釣場:江河

昨天周六中午我下班之后馬上聯系丁大師,讓他到老地方釣魚。然后我奔向老釣點的時候,看見丁大師一個人在對面說半天一口都沒有,然后提議帶我到一個新的地方去。

到了新的地方,我們開始架桿開始釣起來,說實話,這里的風景確實不錯的。左邊有一種竹林。周圍都是油菜花菜地。但是這條河流其實是屬于自然河流。我們還沒釣到30分鐘,然后就來了一個兇神惡煞的男人。說這塊水域也是他承包用來養魚的。我說這是自然流域政府也可以出租給你們養魚。然后話不多說,我們收了東西就走人了。看天霧蒙蒙的,很悶很悶,要下雨呢,剛到家就下起了暴雨,然后下了一晚上。

今天早上我七點多鐘就起床了,然后跑到老的地點去釣魚。由于下了一整夜的暴雨,河水上漲了一點,然后加了4米8和5米4左右干。今天浮漂信號都沒有,只是有一個上頂。不過脫了一鉤,但是感覺很重的感覺。有可能是鯉魚吧。水面上那些鯉魚紅尾巴跳來跳去的。可是就是不吃鉤啊,搞了一上午只有兩條翹嘴。其實我右手邊來了一位本地釣友,是一位大叔,他用酒米打窩到他走的時候也是空軍。我看他的餌料很特別,很紅很紅很紅,他說是加了色素的鯽魚喜歡紅色。

然后中午我也打算換一個地方呢,因為這里死等的話也沒什么用,因為來了一位大爺,他用了一個特別長的竹竿和一個特殊的操網,是來搞螺絲的。水面蕩起一陣一陣的,干脆決定跑到老水閘處下桿順便測試餌料。第2桿。就脫鉤了,不知道是什么魚。其實跑到老水閘,我也主要是測試一下餌料的效果。餌料是昨天下午剩的餌料由于開的太多。然后再加一點新的進去,調整了一下狀態。后來我把它放到一邊,又重新開了一點新餌釣魚。

堅持著玩了一個多小時吧,然后還是后面沒口了,因為刮著大風。然后對面來了兩位釣友,反正也是空軍吧。走的時候一共三位釣友,都是空軍,從背影給他們拍了一張。現在的魚太難釣了,水面上甩子的魚,跳躍的魚多的不得了。

何時才能爆護??

今天真的是天氣的原因。跟餌料味型和狀態真的沒有什么多大的關系。如果每一次開餌都能釣到魚的話,那么河里的魚也就沒有了。野釣就是這樣不確定因素太多,意想不到的情況也太多。或許這也是大家喜歡野釣的原因吧!

丁大師前面帶路到新地方。

你們看這河道自然流域最后說是承包了!我去!

自然水域呀!政府也承包給租客???

中午丁大師水喝完了,看他可憐,把可口可樂給他了,我喝白開水!??????

第一尾鯽魚不錯喲。

還車禍了一尾。沒到半小時來了一個男的,兇神惡煞的說這是承包的養魚塘。我去,自然河道政府也承包出去?你說田地養魚還說得過去。不多說走人。天要下雨了。

昨夜下了一夜大暴雨。今天一早跑去。丁大師睡懶覺。

今天上午收獲的翹嘴一尾。

老大爺來搞螺絲,換地方走人。

老水閘處。天氣很悶熱。

看看3位釣友空軍。我還有2尾翹嘴!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