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漁獲戰報 > 釣魚日記 > 正文

和大鯉魚的持久戰

原創 獨飲月光   釣魚人   2020-03-14 13:36:18

時間:2020年03月12日 19:00

天氣:白天25度,晚上19度

釣場:江河

餌料:螺鯉,浮料,918,粘粉

魚種:鯉魚 黃顙魚 其他魚

前些天夜釣十點多中一口大鯉魚,操之過急,鉤變形了,錯失大鯉魚,那力道今晚又得體驗,謝天謝地!

上下午溜娃,沒時間去釣,仲春時分,村里的木棉花紅似火。雙龍對起,白甲紅袍斜陽里,火艷無香,時落春江水流長。竹風清軟,春橘微香蜂采晚,羽振步輕,時下白雪凈無影。

橘子樹也開花了,香味很誘人

吃晚飯,差不多七點了,但天還沒黑。拿起家伙,走兩百米到河邊,夜釣走起。半路特別去地里拿了三四斤粘土,跟花生枯米飯,還有泡水三天的老玉米混合打窩用。

七點多一點打窩,一次性連泥土五六斤這樣,花生枯小半瓢,米飯半碗,泡水玉米兩抓,在船上貼著水面打窩。開釣一個鐘沒什么口,心里涼了半截,平時都是下竿就有動靜

直到八點,竿頭才有明顯動作,最后一個頂竿,十之有九是赤眼,起桿,很輕,拉筋水面突然要線,探頭出去目測一下,差不多一斤,保險起見,抄網伺候!這會心里總算有點底,至少不空軍了,后面面也沒什么好口,口很輕

釣魚的時間過得很快,大約九點又來一口赤眼,比剛才那條線,但也有四五兩,可以了,夠一碟了。繼續作釣,當然還有抽煙,釣魚沒有煙,估計我釣不下去。

上兩條赤眼后,想了想,為什么今晚魚入窩那么慢,會不會是土太黏了,花生枯的味道沒擴散那么快。前些日子反思了一下,花生枯擴散快,但也散得快,所以加了點米飯留魚,或者養窩,最近幾天看見老爸買了些老玉米喂雞,我順便也拿了兩斤這樣泡水打窩,每次放兩抓,試試看吧,反正每天都釣當做養窩吧,魚來不來,復工前我每天都去報到!

九點多時候,兩根竿都有動靜,但都是點動一下,隔一段時間又點動,有時輕微連續,有時只是一次,看不到起桿時機,我也不急,反正有兩條赤眼保底了。但心里又猜測,有點像網上說的,鯉魚覓食是拱土的,會引起浮漂上下浮動,不理它就當放口吧,因為餌料特意開粘軟的。后面我那根磯竿終于在比較長時間的間隔點動后有了一次壓竿頭動作,但幅度不大,沒有前幾天那條那么夸張。起桿,中魚,手感不輕,慢慢收線,但它不愿意上來,不像赤眼那樣,赤眼會到中上層才橫沖直撞,鯉魚則是綿柔發力和你扛。不一下魚突然要線,要就要吧,我卸力開關早就調節好了。溜了幾分鐘,始終不愿意上來,也不敢強攻,畢竟膠線不粗,也擔心像前幾天那樣跑魚。但突然又改變方向,往身后船底下面逃竄,不好,這邊有竹子,收了下線,但它又發力,要了一米,這下拉不動了

試探了一下,還是拉不動,難道真的掛底了,心里涼了半截!好不容易碰上大魚,又這樣與之失之交臂?不行,把竿放下來,他們說的,可能魚會自己解開

雖然不怎么信,但也是沒辦法了,不敢輕易扯線,巨物難得,放一放!順著線的方向,往船底另一側翻了翻水面的雜物,看看掛到哪里了,但看不到,難啊!過了一分多鐘兩分鐘這樣,又拿起桿試試,剛開始還是不行,不放棄,輕柔的提一提竿,反復幾次,魚居然又動了,順勢收點線,拉到一半,又往前方斷頭樹樁那里,趕緊用竿牽引它,還好牽得回來!再溜一下發現魚的力道沒之前那么綿柔有勁了,順勢均勻收線,拉到水面,魚已經沒什么力氣,抄網一抄即中,這次魚沒有反撲,懸在空中那塊石頭終于落地,今年第二尾大鯉魚成功入倉!前后溜了十分鐘,目測三斤加,不要笑我,外地來的釣友釣三兩的羅飛都說生猛有力,這條三斤加的鯉魚我覺得夠猛的了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