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漁獲戰報 > 釣魚日記 > 正文

敬畏生命、遠離野味

原創 xz喂魚大師   釣魚人   2020-02-19 13:39:08

武漢疫情牽動著全國人的心。這個春節,有多少人無心歡樂,無心走親訪友,只顧著嚴防死守宅在家,埋頭刷手機,看電視病留意各大媒體的實時動態更新;又有多少人離開家人,離開家鄉,不遠萬里奔赴武漢,支援這場無煙的戰役,成為最美逆行者。

洪水,地震,疫情,他們永遠在一線。

這是兩個90后醫護人員的手,雙手被84 消毒液、洗手液、滑石粉、酒精消毒液浸泡變得腐蝕……

為減少防護服的使用次數,工作時間從四小時延長為8小時。

縱觀近幾十年新型傳染病的發源,艾滋病毒來自于非洲白眉猩猩,寨卡病毒來自于恒河猴,埃博拉和H1N9禽流感這些更為熟悉的疾病,也都和野生動物有關。這次肺炎的第一例感染者與隨后十余名病人都來自野生動物市場,而多年前SARS的第一位感染者正是一名野味廚師……這些事實無一不告訴我們:捕食“野味”是病毒傳播關鍵的一環。因此,在屢次發生血的教訓面前,每個人都應該拒絕追求“野味”,尊重自然。

穿山甲

一些人認為既然穿山甲可以“穿山”,那么它們的皮肉一定具有“打通”之功效,在“吃啥補啥”的古老邏輯的影響下,穿山甲,這個在地球上生存了4000多萬年,活動范圍涵蓋亞洲和非洲的古老物種,在短短的數十年間,被吃的幾近絕種。

1995年左右,中華穿山甲在中國已經“商業性滅絕”。如今,中國境內的穿山甲數量估計僅剩有5000-10000只。

2016年以來,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專家組統計,至少有50萬只穿山甲被偷獵者從野外非法捕獲,其中一部分在中國的餐桌被當做“野味”食用。穿山甲應該被保護,而非被捕食,被販賣,更非被"生態滅殺"!

1987年,中國發生過因食用感染鼠疫的死狍,將鼠疫傳染給人致死的案例。

豪豬

豪豬科能攜帶很多蜱螨,并且能在不出現明顯癥狀的情況下攜帶大量的線蟲、絳蟲、蟯蟲等體內寄生蟲。豪豬科除了蜱螨之外也能攜帶瘧原蟲、隱孢子蟲等內寄生蟲。如捕殺、食用野生豪豬,有患上人畜共患病的可能。

果子貍

2003年,云南昆明附近的一群中華菊頭蝠與附近養殖的果子貍意外接觸,蝙蝠體內的SARS病毒經由果子貍作為中間宿主,由此導致了SARS疫情的傳播。

野生蛇類

野生蛇類身上常攜帶多種線蟲、絳蟲等寄生蟲,其中包括危害巨大的曼氏疊宮絳蟲。此種寄生蟲的幼蟲(裂頭蚴)常見于野生蛙類及蛇類的皮下和肌肉、內臟組織中,人食用野生蛙蛇即可能感染此寄生蟲。如寄生于皮下或肌肉組織,會導致局部囊腫;如果進入腦組織,則可能導致失明、癲癇、癱瘓等嚴重癥狀。

野生蛇類也會攜帶鉤端螺旋體、沙門氏菌等其他病原體。人感染鉤端螺旋體可導致高燒、內臟損傷等,嚴重可導致死亡。沙門氏菌感染可導致高燒、腹瀉甚至死亡,對老年人和兒童尤其危險。

野生蛇類體表也常有蜱螨等寄生,會傳播疾病。

蝙蝠

除了SARS,蝙蝠大約攜帶至少100種以上的病毒,比較知名的還包括馬爾堡病毒,埃博拉病毒,MERS病毒,等等。

地球所提供的足以滿足每個人的需要,但不足以填滿每個人的欲望,每一次無節制的索取,大自然都會報復。

愿我們心中,有暖有愛;尊重自然,敬畏生命,遠離野味。這個冬天再冷總會過去,春天就在不遠處,我們終會迎來春暖花開,繁華與共,甘霖匯溪,溫潤萬物。

真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